設為首頁收藏本站
123

推廣素食,保護動物!

2015-3-27 08:52| 發佈者: amanda| 查看: 1127| 評論: 0|原作者: FFP OSIFU OASIS 动植物保护

摘要: 維護動物才能保證人性(圖片來源:資料圖片) 殺食生靈是自我戕害蹂躪動物就是蹂躪人性 聖雄甘地說過:“一個民族的巨大與其道德上的進步水準,能夠從他們如何看待動物來判別。”──這正是維護動物的意義所在:減 ...


        維護動物才能保證人性(圖片來源:資料圖片)

        [原標題]殺食生靈是自我戕害蹂躪動物就是蹂躪人性

        聖雄甘地說過:“一個民族的巨大與其道德上的進步水準,能夠從他們如何看待動物來判別。”──這正是維護動物的意義所在:減少動物在人類手裡所接受的痛苦,也就是減少殘忍與野蠻心態對人類自身的貶抑和戕害;維護動物,才幹保證人性。

        到今天,曾經有100多個國度立法維護動物,闡明動物議題曾經進入了法律管轄的範圍。一旦中國這個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度訂定《動物維護法》,將代表人類正視動物議題跨出了決議性的一大步。

據粗略估量,全世界每年要屠殺12億頭豬,700億隻雞,3億頭牛;在中國大陸,每週要宰殺1200萬頭豬;在臺灣,2009年屠殺了將近900萬頭豬,3億隻雞,3萬頭牛。在這裡,我們還沒有談到其他進入人類胃腸的各種動物,為人類提供毛皮、膽汁、藥品的動物,在實驗室受盡糟蹋折磨的動物,以及無數被關進人類住處當成玩具的所謂“寵物”。

        這些數字看起來籠統,其實都是一條一條血肉生命堆積出來的;其背後躲藏著動物的死亡、人類的暴力與殘忍,都不是平常“消費者”所能想像的。單就這種超級範圍的屠宰來看,我們便應該自問:如此縱容、殘酷地看待動物是對的嗎?動物是不是應該遭到某一種水準的關懷與維護?

        大家都會招認,人類之間相互看待的方式,是有“是非”、“對錯”可言的:輔佐人是對的,傷害人是錯的;讓人愉悅是對的,製造痛苦是錯的;尊重是對的,歧視則是錯的。我們難免會明知故犯做下錯事,關於是非對錯的界定也一定會有爭議。但是沒有人會承認,看待人有是非對錯之分。道德規則與法律條文,正是這種是非對錯之分的細緻表現。假如某種看待人的方式違背了道德,就會遭到譴責;假如違背了法律,更會遭到懲罰。

可是面對動物,這種是非對錯的思索立刻不適用,似乎人類對動物做什麼並無所謂是非對錯。當然,很多人對動物還是友善的,維持著基本的“人道”肉體,排斥極端而沒有意義的殘虐行為。不過,以人道態度看待動物雖是好事,卻仍有所缺乏。

        現代社會運用動物的方式曾經體制化,脫離了個人直面個別動物的階段,因而個人的人道肉體普通不見得能讓動物受惠。而由於人道認識的內容因人而異,也無法匯出普遍的規則,讓多數的人遵照。最關鍵的限制在於,人道主義是一種個人的道德品質,能夠鼓舞與期許,但是無法請求;它無法構成道德義務,更缺乏法律的強迫性格,面對曾經成為體制的優待與濫用動物的現象,例如上述的大範圍屠宰,便無法產生維護動物的效應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減少動物在人類手裡所接受的痛苦,也就是減少殘忍與野蠻心態對人類自身的貶抑和戕害。(圖片來源:資料圖片)

       動物具有道德位置

        過去幾十年,西方道德哲學擺脫以人類為宇宙中心的偏狹傳統,積極面對動物議題的應戰。動物畢竟都是生命,道德思想家豈能垂眉忽視億萬生命的災難,暢談天理人欲,下課之後再撕嚼手中“香脆多汁”的炸雞腿?但假如不以個人的善心為已,而是想要從道德以至於法律上節制人類看待動物的方式,首先要處裡的問題就是:人類看待動物的方式,是不是應該接受道德的評價?用術語來說,就是動物有沒有“道德位置”?

        一件事物有沒有道德位置,判准在於它能否具有自身的利害可言,能夠受道德規範的維護。一個東西假如沒有自身的利害可言,遭到何種看待均既不得利也沒有受害,把它列入道德考量的範圍,便是沒有意義的。

        依據這個判准,動物當然具有道德位置。絕大多數的動物都有覺得、心情、願望,並且在意自身所接受的痛苦、驚惶、剝奪。只需具備了這樣基本的心理與生理條件,外來的看待方式對它們便有利害可言,是它們所在乎的。動物與石頭、木塊的不同在此,動物與人類的相同也在此。在這個意義上,既然人類具有道德位置,動物便也具有道德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 一旦取得道德位置,“道德”這個概念會進一步提出一項意義非比尋常的請求:凡是具有道德位置的事物,它們的利害都應該取得對等考量。從道德角度來看,一切利害都一樣重要,至於它是“誰”的利害,是屬於男人還是女人、黑人還是白人、窮人還是富人、動物還是人類,不會構成差別。假如對利害的考量不夠公平,因性別而異、種族膚色而異、社會位置而異、或者因物種而異,那就構成了種族歧視、性別歧視、階級歧視、物種歧視,不能被道德的對等準繩所接受。

        這樣說來,人類的利害與動物的利害應該遭到對等的考量。當然,“對等的考量”不等於“一樣的待遇”:畢竟,動物與人類之間還有眾多的差別,基本沒有必要請求一樣的待遇。可是,既然看待動物的方式需求將動物的利害與人類的利害作對等的考量,我們便不能把動物排到木塊、石頭的範疇;而由於我們看待人類的方式需求遭到道德規範的管束,所以如何看待動物也不只是一種個人的修為或者心情問題。一如對人類,我們對動物也負有道德義務。

        人類對動物的道德義務包含什麼細緻項目,會惹起很多爭論。這沒什麼稀奇。但一個明白無疑的準繩是:人類有義務不要給動物製造痛苦,一如人類相處之道的一個最少準繩是不要給他人製造痛苦——除非有充沛的理由,足以淩駕這項準繩。可是試想,“不製造痛苦”寥寥幾個字,卻完整承認了今天人類運用動物的整個體制!在絕大多數的狀況裡,所謂“運用動物”,都擺脫不了折磨、傷害與殺死動物。假如要依據“不製造痛苦”來反省人類運用動物的方式,還有什麼會剩下來?

       用“應然”節制“實然”

        讀者會說,這樣談動物議題,豈不脫離了理想?當然是的。但別忘了,簡直每種道德上的觀念,都有脫離理想之虞。“應然”原本即非“實然”所能決議,反而要節制、規範實然,怎樣能不脫離理想?跟著理想走,也就是跟著強淩弱、大魚吃小魚的規律走,豈有道德這回事?

        試想,“將人視為目的而不視為伎倆”這項道德行為的準繩,距離理想豈不也是很悠遠?無時無刻,我們在與他人交往時,都會“應用”他人達成我們自己的目的。但這種應用,遭到了“視他人為目的”這個準繩的節制與指引,讓我們知道,應用他人不只需取得對方的同意,更不能忽視對方的自主,剝奪對方的利益。結果這種應用,與奴隸制度下的“應用”就有天淵之別。

        換言之,道德準繩提供了一種理想、規範,讓我們在理想中設法完成較為公平的關係。永遠有橫暴強徒想把人際關係看做主奴關係,但道德準繩也永遠會正告這是錯的,鼓舞我們消弭這種錯誤的人際關係。道德自身不會改動世界,但它能鼓舞我們嚮往與追求改動。

        這正是動物倫理學的思索給我們的輔佐。人類會繼續應用動物,且範圍會愈來愈大。但一旦肯定了動物的道德位置,招認人類有義務不要給動物製造痛苦,應用動物的方式就成了一個需求反省與反省的問題,不再由食欲、利潤、便當的思索所壟斷。道德觀念很難壓倒或者取代這些以人類私利為著眼點的思索。不過這不是重點。一旦對動物的道德思討取得了立足點,它就會對襯出其他觀念的偏狹與自私,人類會因而開端思索和選擇。

維護動物的三重意義

        40年前,彼得•辛格的《動物解放》一書,首倡動物倫理學,在西方社會開啟了現代的動物維護運動。爾後,關於動物的倫理思想、關於人與動物關係的史學、社會學、文學、法學研討,都展開蓬勃。最重要的,還是動物權益與動物福利的思潮凝聚成了普遍的動物維護運動,影響特別深而且遠。

        動物維護運動最直接的影響,當然是無數人道德認識的改動。由於動物原本是全然的“他者”,是一種“非人”異類,屬於化外禽獸。往常動物倫理學指陳它們屬於道德關懷的範圍,關於人類的道德認識,所構成的震動十分龐大。一方面,人類的道德視野必需擴展,從原先以人類為中心的格局,延伸到動物的世界。這種能夠涵蓋動物的道德感知才幹,比起人類中心主義,顯然更為寬宏仁慈,連帶使得人類自身的道德品質有所進步。另一方面,道德視野請求關於人與動物的利益施加對等的考量,也促成了對等認識的進一步展開。

        19世紀的愛爾蘭思想家勒基曾經指出:“有一度,仁愛之情只限於家族,但很快,這個向外擴張的圈子先容納了一整個階級,然後容納了一整個民族,然後容納了多民族的分離體,然後歸入了整個人類,最後,它影響到了人與動物世界的關係。”

        勒基的意義是說,人類的道德認識能夠比較為一個“擴張中的圈子”,開端時局限於接近的“自己人”,但在歷史中會逐步擴張,把原先視為他者異類、視為不具道德意義的其他人、其他動物,逐步歸入道德對等考量的範圍之內。這可說是歷史趨向,是由“對等”的道德邏輯所導引、推進的。

        回想數百年來人類爭取性別對等、階級對等、民族對等與種族對等的鬥爭,清點其成果,不能不說這個“擴張中的圈子”生動地描畫了歷史大勢。這趨向當然遭到各種阻撓抗拒,總有男人不願意跟女人對等,白人不願意跟有色人種對等,資本家不願意跟工人對等,由於對等會剝奪特權與消弭剝削,會讓原先居於優勢的強者遭到損失。不過,在人類內部,對等認識不時在擴張中。今天的動物維護運動,正是這個道德圈子擴張趨向的最新階段,行將突破人類中心主義。

        動物維護運動帶來的第二個影響,在於把動物議題轉化為公共議題。以前,少數具有慈悲心腸的人士,關於動物的淒慘遭遇生出同情,經常引來旁觀者的訕笑以至敵意,整個社會並不覺得特別有義務去理睬動物議題。往常我們知道,如何看待動物不能窄化為個人的感情或者喜好,而是牽涉到了道德上是非對錯的分辨,有“公是”與“公非”可言。

        針對動物議題,社會有權益也有義務中止公共討論與決策。在許多國度,動物的繁衍、飼養、運輸、屠宰、科學實驗、狩獵、以及其他運用動物的方式,都需求接受公權益監視管制,不再是自家後院的私事。各地的動物維護運動,也努力推進相關立法,敦促政府積極負起維護動物的義務。到今天,已有100多個國度立法維護動物,闡明動物議題曾經進入了法律管轄的範圍。一旦中國這個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度訂定《動物維護法》,將代表人類正視動物議題跨出了決議性的一大步。

        將動物議題公共化,其實也持續著歷史上維護弱者的普遍趨向。試看各種有關婦女、兒童、殘障人、家庭暴力、勞動條件、環境污染、原住民、同性戀的議題,一度均留給私範疇自行處置,往常卻均屬於公共政策的一環,由公權益依據正式的法律規章加以維護或者管理。歷史閱歷顯現,在這類維護弱者的議題上,公權益若能與民間的關懷團體協作,能夠事半功倍。在動物議題上,由於動物完整沒有法律位置,沒有表達意志的才幹與機遇,動物維護運動者的義務特別嚴重。

        動物維護運動可望帶來的第三個影響,目前言之過早,也有點烏托邦,那就是改動人類與動物的關係,從而改動整個人類社會的性格。人類運用動物的方式,除了虐殺動物之外,曾經到了傷害人類自身、不能不基本反省的地步了。在此只舉一個例子。由於肉食習氣根深蒂固,全球必需飼養大量的肉用動物,結果構成了十分荒唐的局面:一,消費肉品耗用大量穀物作為飼料(約占全球產量的13強),可是全世界至少還有5億到10億人口營養缺乏;二,每從肉食取得一個單位的蛋白質,需求先給動物吃掉16個單位的蛋白質,轉化效率極低;三,養殖動物的排泄物,滋生了全球溫室氣體排放量的18%,構成了地球暖化的重要要素,比全世界交通運輸工具總排放量所占比率還高40%;四,肉食對人類安康與公共衛生構成可觀的傷害,各種疾病與各類禽流感已是明證;五,大範圍優待與屠宰,也一步一步強化了人性貪婪、殘暴一面。

        人類像目前這種沉溺式、糟蹋式的吃肉方式,難道不應該反省嗎?修正食肉文化與食肉經濟,能給生活形態與經濟結構帶來多大的改動,目前很難想像。但是能夠想像,這方面的任何改動,都將牽動人類與自然環境、與自身安康、與其他人的關係,也將調整我們對公平、人道、生態、以及合理生活方式的想法。這個世界想要走向較為寬厚、溫和,自製的文化,揚棄貪婪、暴戾與縱欲嗎?如何看待動物,將是一個重要的考驗。

素食才是新人類的標誌!讓我們携手並進推廣素食,保護動物!

(+852)63891118

hkisce@earthcaring.net
Tsz Man Estate, Tsz Wan Shan, Kowloon, Hong Kong.

掃描訪問網站

©2015  關愛地球國際香港學會. All rights reserved.